亲,欢迎光临78小说网,免费小说阅读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7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返1977 > 第1072章 不同心境

第1072章 不同心境

一秒记住【78小说网】www.78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和洪家的石头小楼不同,远在香港的洪家长房这一支子。

    这一年的除夕夜却过得极不顺心。

    不为别的,洪衍雄出事了。

    敢情这小子,前段时间泡了一个拍电影的小明星,结果把人家肚子搞大了。

    这倒无所谓,也不是第一次了,大约是花几个钱就能擦屁股的事儿。

    可问题是,为了争这个小明星,洪衍雄把一个电影导演打伤了。

    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导演刚接拍的一部戏,竟然是为刚涉足电影行业,有社团背景的华家哥儿俩洗钱用的。

    结果刚过完元旦,洪衍雄就遭到了报复。

    不但人被打进了医院,还被华家哥儿俩威胁勒索巨额赔偿。

    要说多亏洪福承和华家哥儿俩的父亲认识。

    他们都曾经是在毛人凤手下“干黑活”的人,还有份香火情在。

    洪福承请“大哥大”的爸爸发了话,这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最后是洪家出了二十万给那个导演养伤,算摆平了此事。

    可问题是,这件事不知怎么又被“狗仔队”知道了,登报大肆宣扬。

    如此,洪家的面子照旧是掉到了地上。

    而且大年节的,洪衍雄还躺在医院里没法动弹呢。

    那么不用说,面对着唉声叹气,整席都一张丧脸的三太太黄婉瑜。

    耳边再听着二太太何佩芝和女儿洪心怡不断煽风点火。

    抱怨洪衍亢身为长子过年都不知道回来,任由家里一团糟的牢骚。

    洪福承这心里要能痛快才怪呢。

    所以这一年的丰盛酒宴,老头子完全吃不下了。

    草草结束了年夜饭后,连麻将牌也不愿意打了。

    就一个人躲到地下室的雪茄房里图清净去了。

    可是清净是清净了,千万别忘了这是什么样的日子啊?

    哪怕嘴里叼着雪茄,手里托着芬芳的干邑,但洪福承的心里仍难以避免一种空洞的失落。

    他抽着雪茄,孤坐了一会儿,越来越感到厌烦和焦虑。

    而这时,他忽然想起长子洪衍亢年前寄过来的几盘录影带了。

    说是内地刚拍的电视剧《四世同堂》。

    演员演得很好,对白、打扮、感觉,都和当年的北平一模一样。

    于是他就找了出来,想看看到底是不是那么回事。

    没想到随便取出一盘刚开始播放,就极突兀的从电视机里听见了自家老号。

    原来,虽然洪衍武当初帮俞宛妤谋角色的事儿没成。

    可他也没白跑。

    搂草打兔子是这小子的习性。

    他还用一万块赞助费,跟导演换回来一个植入广告的机会呢。

    根据剧情走向来说,在日本兵进城之后,拉洋车的小崔跑回“小羊圈儿”胡同。

    意外的碰到了要去学校的祁瑞宣。

    小崔是要极力劝阻祁家老大不要出门的。

    恰恰就是这段表露北平乱像的情节,导演稍微给改了一下对白。

    如今电视机里上演的情景,小崔擦着汗,是这么说的。

    “祁先生,您别出去了,市面上乱着呢。您可不知道,就连‘衍美楼’和‘衍美斋’都让日本兵给砸了,洪家的老东家也给抓了。就因为人家主动上板儿,不愿意开张伺候他们……”

    结果就这一句,洪福承便楞住了。

    或许是这个特殊的时间让人情感容易泛滥,或许也是人老了神经会格外敏感。

    他的手抖了,思绪完全不由自主的飘向了遥远的北方,飘向了往数十年前的时空……

    世上的事儿就是这么回事,一样的米能养出百样的人来。

    我们的国家里既有洪效儒这样,宁可赔本赚吆喝,也不愿做亡国奴的爱国商人。

    也能出现像洪衍武这样,不惜用歪门邪道为国争光的经世奇才。

    但良莠不齐也是客观事实。

    洪福承和洪禄承这样的亲兄弟活法还不一样呢。

    当然也不会所有的国人,都能把心气儿往一处使。

    远在法国的巴黎,正在招待会上谈笑风生,吸引了一众外国帅哥的周曼娜就是这样的另类。

    在像这些外国人解释传统春节风俗和民俗的同时。

    她还在不厌其烦补充描述国人坐井观天,抱守残缺的可悲和可怜。

    且不吝艳羡之词的夸张西方世界的进步、繁荣和价值观。

    但她却不知道,那些金发碧眼对她言语中最感兴趣的部分,往往是被她自己轻视的东西。

    有两个美国人听了她的话就受到了相当触动。

    在谈话散去后,他们私下里进行了如下的讨论。

    “你觉得怎么样,莱恩先生?”

    “嗯,很受启发。我想,我有点明白我们的子公司在华夏难以开展义务,四处碰壁的原因了。这个国家的人,不喜欢太直接。喜欢兜圈子。也不懂市场和经营,个人私心很重。对法律却不重视,可钻的空子很多。”

    “哈哈,这是重点。而且他们的公司都听官员的话,对实在的利益却不太热衷。这难道不是最好的事儿吗?你应该给京城方面华夏子公司调整经营策略,不要让他们精力放在无谓的方向上了,他们应该学会送礼,学会专心拍官员的马屁。”

    “你的意思是?”

    “他们的官员要什么,我们就答应什么,只要哄得他们高兴就行了。因为华夏人能否真正的得到,最后还得取决于合同。这方面,我们可做的文章很多。大不了把gdp给他们,利润我们全部带走。”

    “哈哈,这倒是。卡尔,我想你找到了关键的窍门,想必今年我们绝对不会再度一无所获的。对了,那家被罗根看上的公司叫什么来着?在京城有充足市场占有率的那家。”

    “叫义利。他们的食品业务和我们纳贝克斯食品公司重叠的部分很多。要是能把它作为突破口,兼并下来,我们就等于拥有了京城一半的市场。甚至能顺利把业务延伸整个华北地区。你知道的,华夏虽然经济水平很低,但饼干还是买的起的,这是一片非常丰厚的市场。”

    “嗯,你说的很对。既然这么重要。那我看事不宜迟,还是由我亲自去集团董事会解释好了。你最好明天就动身去京城。那姑娘不是说了嘛,农历春节是个送礼的好机会。我想我们不应该错过这个时机,应该当一回主动登门圣诞老人了。就像你说的,他们要什么,我们就答应什么。”

    “好的,我一直都想尝尝烤鸭呢。罗根把它夸得就跟天堂里的食物一样……”

    “卡尔,你不要让我失望。先专心这件事做好,不要只顾着享受。只要我们能成功实现利润增长,圈定这片市场,我就会获得董事会的支持,得到更多的权力。到时候,我可以让你天天活在天堂里,也许罗根的位子就是你的了。”

    “我明白,老板,请你放心。”

    “哎,对了刚才那姑娘你很熟悉吗?你觉得我们是否可以雇请她,她好像在华夏很有办法,也许能帮上我们的大忙。”

    “嗯,我不得不说,莱恩先生,这不是个好主意。你说的没错,她出身很不一般,算是共和国的贵族了。可问题是,正是因此,她也容易招惹很麻烦的人。有人跟我说,在她身边见过‘中情局’的人,我们是商人。没必要卷进这样的麻烦里去……”

    “对,你说的对。你这种看法很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