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78小说网,免费小说阅读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7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老子是条狗 > 第789章:半世浮华,平淡是真

第789章:半世浮华,平淡是真

一秒记住【78小说网】www.78xs.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有的选择,谁又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呢?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慕容小富婆的烦恼远远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况且她只有二十出头,正处于风华正茂年纪的她却经历的要比别人多的伤痛。

    并且要将那些伤痛隐藏在心里,在痛苦与煎熬中寻找着快乐。

    按照慕容小富婆的原话来说,有些事改变不了,就不去强求,能做好她能做的,这就够了。

    “这样吧,果老,我画一幅画,写一首诗,送给他,如果他能够明白,自然就明白,如果他不明白,那就是天意。”

    思考再三,慕容小富婆提前结束今天的课程,回到屋内拿起笔墨纸砚,开始了这长达半个月的画画。

    这幅画她将她现在的这些事,近况,心境,以及心中所想全部融入在这幅画里。

    但慕容小富婆的字迹也是不能够出现在画中的,万一那边有家族的人在暗中调查,看到字迹的话,同样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于是她想到让孩子传话,让何义飞将诗填上去,这样一来,也算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做点什么了。

    想到这,慕容小富婆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倾国倾城!

    果老抱着小宝一边悠悠一边说道:“恕老夫直言,你精心做的这幅画何义飞那盲流子根本看不懂。”

    “哈哈,我觉得也是。”慕容小富婆爽朗一笑:“就是想为他做点什么,想跟他说说话,既然字句不能交流,那就用画跟他交流喽。”

    “如果实在很想他,我偷偷的给他叫过来。”

    “别,千万别,京城包括y国那边的势力肯定有好多人在暗中盯着何义飞,一旦露出马脚,后果不堪设想。果老,要不这次就别出面了吧。”思来想去,此次不远万里送画,还是有一定得危险性。

    “他们肯定找不到我的,就我这反侦察能力,呵呵,当年我带着你父亲从国外一路逃回来,多少特级**追我们都让我反杀了,他们想跟我,呵呵,下辈子吧。”果老自负一笑,有些人自负那是真的有本事,例如果老,说这些话的时候眼中带着傲慢却不会让人感到反感,而是心生敬佩之情。

    “那就麻烦果老了。”慕容小富婆甜甜一笑。

    “跟我客气做什么!”果老故作生气状,颇有一副老顽童的架势。

    半个月后,这幅画终于完成,在慕容小富婆精心挑选下,便选了那个送画的孩子,他老实的样子更有欺骗性,让人不会怀疑。

    果老跟那个孩子打扮一番后,便出发。

    慕容小富婆抱着小宝,脸上没有悲,也没有喜,平淡如水。

    人活一辈子,她将很多事都看的很透。

    相比较从前勾心斗角的生活,她更喜欢的是现在清新淡雅的日子。

    有些人的悟性天生就高,这跟年龄无关。

    至少现在的何义飞与慕容小富婆在思想层面上有着天差地别的想法。

    “阿飞,或许有一天你会幡然醒悟,经历人世间的百态,方知平平淡淡才是真。”

    慕容小富婆抱着小宝眺望远方,喃喃的说道。

    视线扯回来,婚礼在万众瞩目下,顺利的结束了。

    作为父亲的张耀阳在台下哭的稀里哗啦,虽然他们家很有钱,但结婚这种事一直追求的是传统礼仪。

    宣布结婚证在加主持人的调侃,烘托气氛,以及三拜天地,掰父母,夫妻对拜,交换戒指,并且何义飞对张寻真动情的表白,感动了不少人。

    婚礼在忙忙碌碌中结束,剩下的便是亲朋友好吃饭,何义飞挨个桌子敬酒。

    有会玩的就让他白酒掺着雪碧喝,一大圈下来,可给何义飞喝个半死。

    不过没关系,今天就是为了高兴,晚上还要闹洞房呢!

    接着,何义飞跟张寻真江他们的同学,朋友,单独按在另外一个饭店,婚礼结束后,她们还要去那边喝,总之喝的一塌糊涂。

    “她来了,我们是不是要给他送礼了。”雷西看了眼刚刚赶到的张钰琪,小声在x先生耳边说了一句。

    “让他们享受今天晚上的洞房花烛夜,明天过后,我要让他们尝一尝得而复失的感觉。“x先生极为疲惫的摇摇头,随即迈步离开。

    “x先生怎么心软了呢?”雷西脑海里无脑无数个问号,但他只能听话照做。

    大当家火锅店,包房内,此时气氛已经达到一个高潮,所有人都在灌何义飞跟张寻真的酒,这两人今天也是敞开了喝,大家说笑着,打闹着,气氛好到不行。

    “飞哥,新婚快乐。”终于,张钰琪迈步走进包间,脸上潮红看来应该在刚才的酒席上就没少喝,如果说何义飞结婚,难过的人里应该有张钰琪的。

    而她进来后这话直接就跟何义飞说的,完全无视掉了她姐张寻真。

    张寻真反感她,她自然也不贯彻张寻真。

    “谢谢,快坐,快坐,我们刚开始喝,我还以为你没来呢,刚才在大厅都没看见你。”何义飞舌头梆郎硬的说道,显然已经喝得有点多。

    “我来的比较晚,怕你媳妇看见我心情不好,我不能破坏你们呀。”

    “知道我不喜欢你,你还来?”寻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喝多了,还是借着酒劲故意说的,完全就没给她台阶下。

    “寻真,说什么呢。”何义飞瞪了她一眼,今天面对x先生那种对手的时候寻真都能保持的很冷静,唯独碰见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寻真这火气噌噌的就往出冒,实在压不住。

    不过站在寻真的立场也能理解,第一,张钰琪的母亲小时候打过寻真,破坏过她的家庭,让她从小对她家人就有阴影,就很不满,等长大了,她们家人的突然出现,寻真就会下意识的觉得会破坏她的家庭,想要保护她的母亲,这时候一旦对她们软弱了,被欺负的可能就是自己。

    第二,不难看出张钰琪是喜欢何义飞的,母亲抢自己爸爸,女儿惦记自己男人,换做谁,谁能受得了?女人的第六感直觉飞常准,寻真觉得他俩之间一定有点什么,整不好睡过了,不然何义飞不会见到张钰琪的时候就很怕,甚至明明在大厅看见她了,也故意不去跟她喝酒,也没喊她的意思,凭借她俩的交情,不喊一下说不过去。

    第三,寻真喝多了,有些话实在憋不住了,脑袋也不思考了,有啥说啥了,再者说,寻真本身就不是一个能憋住心里话的姑娘。